【性春人渣不作兔女郎学姊的梦】

+A -A

巴跟梓川一起吃午饭,股间就不禁硬了。

    有一次,我在她跟梓川聊电话时偷偷插入她体内。

    「不好意思。可以把跟我做爱的感想传达给处男梓川同学听吗?」

    被我以躺床后插式磨蹭着下腹,她一边呻吟一边开始报告。

    「他的那个从后面插进来,好……好棒❤ 手指完全碰不到的里面,也被插

    进去了……哈啊,不❤ 要,要丢啦❤」

    「最里面被戳感觉如何啊?」

    「丢了❤ 被,被插里面,啊啊,不……舒服的,停不下来……啊啊❤ 不

    要插那么用力……」

    这句不要到底是认真抗拒还是撒娇,我已经开始能够分辨了。

    用彷佛外星人要从母体破腹而出的劲度,我开始使劲从内侧抽插顶向她的小

    腹,麻衣马上爽得连手机都没能拿住,只能抓着枕头。

    把脸挤进枕头,似乎是因为觉得被我听到跟我见犹怜的美少女完全不匹配的

    母兽娇叫而感到羞耻。

    这让人更想令她叫个爽了。

    跟其它只干两三次就会腻的女生比起来,跟她做爱真是越做越爽,而她也逐

    渐弄懂怎样的言行会使我高兴。

    不用请求都可以干她。

    这也许就是代表我们身体是绝配吧。

    「学姐,快要高潮了呢。里面都在紧紧夹过来了喔。」

    将近绝顶时,她的肉折都会渴求射精似的蠕动起来,完全是引诱男性往体内

    尽情射精的动作。

    「就算戴了套子也不代表能完全避孕啊。学姐也知道吧?避孕也可能会失败

    的喔。」

    我在她耳边呢喃。

    「说起来,我是不内射就不高潮的体质,所以今天也可以就这样噗啾噗啾的

    无套内射射个爽对吧。说不定套子穿了个洞,然后破裂喔。」

    虽然可能性很低,但是我这样诉说着假设,让甘美的妄毒溢渗进她的心底。

    她想必会联想到可能会被未达适婚年龄的男生弄到怀孕的光景吧。

    樱岛麻衣没有反应。

    也许是陶醉在性交中没听见吧。

    「咕喔!蜜穴夹得更紧了呢。这是允许内射的意思对吧。虽然你说不行我也

    没法忍下去了就是!」

    我死命的扭腰抽插,动作几能以蹂躏形容。

    她抓着枕头的手指更加用力,肩膀也开始因为用力过度而颤抖起来。

    然后,那些力气忽然消失,想必是高潮了吧。

    在数秒之后,我也兴奋地射精了。

    被紧窄的蜜穴夹缠着,我把仍然处于通话状态的手机拿起,凑向了樱岛麻衣

    的脸颊。

    「不好意思。可以请你告诉正在自撸的梓川同学被插到高潮的感想吗?」

    把脸堆在枕头好一会儿感受着余韵,她缓缓抬起头来吐出一句。

    「最棒了。」

    我狠狠吻向她的脸。

    「男人的那话儿,都那么粗大硬挺强壮的吗?」

    「我的可比较特别哪。学姐很喜欢粗大硬挺强壮的肉棒吗?」

    「你想让我说出甚么?」

    「不好意思。可以告诉我,我的肉棒有没有让你舒服吗?」

    「跟这肉棒相遇之后的每一天我都感到相当新奇。这样子满足了吗?」

    「全国的粉丝们听到一定大哭着撸爆啊。跟本来的形象完全不同,可是超好

    撸,甚么的。」

    「都是你的错吧。把我的这样弄成这样。已经跟其它人的呎吋完全没法配合

    了啊。」

    最后一句完全是多余的。

    她多半是想赞我肉棒很大,可是结果只是令我的独占欲跟妒忌心燃烧得更加

    旺盛。

    「学姐只要跟我做爱就足够了。别去想其它男人的事啊。还是说你难不成想

    跟别的人交皇作这种事吗?」

    「又硬起来了。你想做多少次啊?」

    「几次都成啊。直到学姐满足为止。」

    这个晚上,我们又一次做爱做到天亮了。

    *******    *****    *******

    【3】

    漆黑一片的房间里,雪白的美背更是显眼。

    跟麻衣那未成年不给看的日常是从五月底开始的,现在已经是七月了,暑假

    也即将到来。

    我们虽然匆忙地让身体连系了无数了,可是精神上的距离却没随之缩短。

    对她的愧疚跟顾虑在我心底残留着,还需要好些时间才会消散。

    互相凝望彼此羞人的部位,互相抚摸甚至舐弄,甚至都直接插入了,在我心


【1】【2】【3】【4】【5】【6】
推荐阅读: 曾经睡了某大的女学生,附嫩B图片媳妇儿是军人,分着腿被别人撸着阴蒂并拍照回忆童年的一次性经历我的迷奸史之KTV红衣小妹和女同事去足浴会所发生的事情。。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趁醉操了护士长年少网吧通宵,凌晨四点调戏美艳老板娘我的淫妻情节,跟别人不太一样。。
如果您喜欢【玉米文学网】,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